中国美术学院王锟芦:如鹰,似隼鬼三惊2 ,行走于云端

来源:五月自拍偷拍  作者:中国美院王锟芦  时间:2019年04月28日   人参与  评论 0   我要评论

王锟芦,2017届毕业生,现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摄影系

我与你们看到的其他学长学姐不太一样,我是一名艺术生。

作为一名实实在在的“外语人”,我可以说是元老级别了,因为我在外语待了12年。小学时懵懂地走进校园,我还记得我的第一餐吃的是鸡翅尖,印象深刻。因为相较于其他同学更长的时间,我对于外语的感情也更加深厚,也算是经历了外语的十二年变迁,然后在一个夏天,悄悄离开。

2017年6月,我的外语生涯结束了。

当我踏入大学校门的那一瞬间,我是拘谨且迷茫的。这是与以往全然不同的生活,作为一名成年人,虽然还未曾脱离父母的温柔港湾,但是这已经是迈向社会的第一步。

所幸,我遇上了一群很棒的人,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很快地度过了大学生活的适应期,正式融入了大学的生活。

我抱着憧憬加入了学生会,成为了宣传部的一员。在东奔西走中得到了锻炼与经验,奈何,因为学业的紧张,我不得不在一段时间的分身乏术后辞去了学生会的职务。

有舍有得,大学充实活动眼花缭乱,选择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

熟悉我的人都知道,我是一个不安分且话特多的人。

这令我的恩师黄老师十分头疼的一点在大学中却变成了我的优点。在大学里,很多东西都在转变,缺点有时也会转变成优点,因为话多且有趣,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,也给各个课程的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导致我完全没法逃课(笑),一旦我没有在课堂上出现,老师就会好奇:“咦,你们班那个话很多的同学呢,生病了吗?”

不安分的我,此时却满脑子想着鼓捣出一个好玩的东西,于是我成为了廿九摄影工作室的创建人。

在大学,要把自己的特点,变成自己的优势。

高中生活,是紧凑且快速的,行程排满,目标明确。大学则充满了变化,有些人迷失了,有些人奋起了。

我仍记得高中时几位老师对我的教诲,黄老师的亲切、张老师的关怀、施老师的指点、以及亦师亦友的刘美丽孤独的心 ”皇上POV~被诅咒的胶片 ”辉哥哀乐女子天团 ”超哥。他们为我前行的路铺上了坚实的砖块,让我从泥泞浑噩中摆脱出来,找到了一个明确的方向,又给予我以鼓励和肯定。

我仍记得那三年我做过的事,说过的话,犯过的错。这些成为了我的回忆、我的过去、我已经无法捕捉的风。当我假期回校探望老师们却被拦在校门口的时候,我才知道,我已经是从这个温暖巢里飞出去的鹰隼了。可是我站在保安室等待登记进入时,我的心里却依然觉得我还是几年前那个在保安室里签字返校的同学。

我还想尝尝学校食堂的饭菜,哪怕我已经吃了12年;我还想躺躺学校宿舍的板床,哪怕我已经睡了12年;我还想听听学校各处的广播,哪怕我已经听了12年。

当早上叫我起床的是手机的闹钟而不是广播里的音乐的时候,那种强烈的不习惯提醒着我,有什么东西渗透进我的骨髓里了。

我这时才明白了,我从外语来,我是外语人,我是从外语飞出去的海东青,我是从外语流向社会的山泉,其命休已其足方止。

仅以此纪念我的母校。

学校官方微信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 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